拆美的空调一晚一度电了再说引发难以终结的诉讼

时间:2019-08-05 04:44来源:111HD 点击:

原标题:“拆了再说”引发难以终结的诉讼

一个被政府“拆了再说”的拆迁现场。

近30年来的拆迁,除极少数倒霉者外,大多数滥用职权强拆拆出人命的官员没有丢官罢职,更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即使是有极少数官员贪污受贿东窗事发而下台,其违法拆迁的罪过也会被遮盖的严严实实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长期以来,征地拆迁被视为“天下第一难”,征收与补偿类案件也始终是最主要的行政案件类型之一。此类案件由于数量较大且关乎社会和谐稳定和被征收人权利保障,既是社会关注的热点,也是各级人民法院司法审查的难点。

“在过去的2018年,从制度上房屋征收拆迁制度没有本质上的重大变化,征收拆迁仍然是中国社会矛盾最集中的领域。”5月27日,中国城乡建设管理与房地产法研究中心与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拆迁年度报告》中如此评述2018年的房屋征收拆迁。

《2018中国拆迁年度报告》称,近几年来,地方政府官员有一种“拆了再说”的思想。尽管他们知道“拆了再说”的行为是违法的,但是为了加快城市建设,为了公共利益,而不会受到问责。他们中的多数人都知道,即便在之后的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可能败诉,但他们不怕。败诉也只是赔钱了事。何况,作为政府还可以通过程序上的障碍以及可以干涉的司法裁判而存在少赔款的可能性。

谁拆了我的房子

7月的太阳照射在张卫国身上,他却感受不到阳光。

2018年,当张卫国拿到政府违法拆迁的判决书后,就开始与家人规划要出去好好散散心。为了这份判决书,他已3年没有陪家人出去走走了。

不曾想,政府被判违法拆迁后,要想拿回拆迁款,后面的路还很长。7月4日,张卫国拿着传票,站在江苏省南通经济开发区法院门口显得有些疲惫,他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开庭了。

时间回溯到2016年5月28日,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美的空调一晚一度电,张卫国位于南通市如东县洋口镇的华裕建材厂(砖厂)突然被机器强行拆除。等他赶到时美的空调一晚一度电,现场已一片废墟美的空调一晚一度电,只剩下一根烟囱,没人承认是谁拆的。

展开全文

之后,经警方调查,口头告知,其华裕建材厂系洋口镇政府所拆。而洋口镇政府却矢口否认强拆行为。

张卫国心里知道是洋口镇政府拆了自己的华裕建材厂,因为拆迁当夜的动静闹得很大,附近有居民报了警。根据附近居民提供的照片和视频显示,当时现场有警车和很多辆小车,但警察并未制止。

事后,洋口镇政府不承认拆除行为,称这不是政府行为,对于偷拆一事,镇里并不知情,要求其向公安报案。公安则以“没有犯罪事实”为由,不予立案,信访部门又以此事”涉法涉诉“为由不予受理。

一年多来的奔波求告,张卫国不但没讨要到说法,而且拆下来的生产设备和几千平方米的建筑砖块都被人偷走了。

“政府违法不认账涉及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强拆行政行为违法;二是对党对人民对法律不忠诚的问题,必须严肃处理。”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建设管理与房地产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才亮说。他曾接触过很多类似案件。

10年前,南通市港闸区有3位老人的房子被拆成了平地,因房子里没住人,不知道是谁拆的,房间里的古旧家具也不知去向。相关部门的回答都很“应付”。信访办说,没有非法强拆的事实;拆迁主管机关说,没有人承认组织了强拆;派出所说,立了刑事案,却至今未破案。

提起行政诉讼,从中院到省高院,均以无证据证明行政机关强拆为由驳回了起诉。

这房子谁拆的?10年了,没人告诉3位老人……

对此,南京工业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教授温晋锋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称:“政府是依法行政的主角,当地政府无视国家法律,公然不执行法律,对法律的肆意曲解将无法建设法治政府。”

政府被判违法难以追责

2017年5月,张卫国以洋口镇政府拆除华裕建材厂违法,要求恢复原状。向法院起诉洋口镇政府。

在庭审中,洋口镇政府虽然一再否认对华裕建材厂实施了拆除行为,但经一审、二审法院确认,认定是洋口镇政府强制拆除了华裕建材厂,其拆除行为违法。

2018年2月,张卫国拿到终审判决书后,总以为会很快拿到赔偿款。不想,洋口镇政府依据如东方圆房地产评估咨询有限公司2012年作出的评估价给予补偿。

“2012年的时候,方圆评估公司都还没成立,哪能做评估报告?”张卫国对记者称,现在华裕建材厂已不复存在了,在无法进行市场评估的情况下,希望能按照建设部的规定,参照本地同一年代的另一砖瓦厂进行补偿。

而洋口镇政府不同意,也不愿意公开另一砖瓦厂的拆迁补偿方案。

2018年12月,张卫国直接向法院起诉洋口镇政府,申请行政赔偿。庭审中,洋口镇政府以涉及第三方企业的秘密为由,不愿出示另一砖瓦厂的拆迁补偿方案。华裕建材厂申请法庭调取,但庭后,法庭亦一直没能调取。

张卫国只得另行起诉洋口镇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开另一砖厂的拆迁补偿方案。

有法律界人士称:张卫国申请信息公开的案子,完全可以在赔偿案中一并解决。不能因政府不愿公开关键信息,就“逼着”当事人另行向法院申请信息公开,这只是徒增当事人诉累,有浪费司法资源之嫌。

“依照公务员法,行政机关违法应该对负责人和责任人追责。但是,在拆迁领域即使是拆出人命也可能不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王才亮说,行政机关敢违法跟难以追责有很大关系。

《2018中国拆迁年度报告》中称:“近30年来的拆迁,除极少数倒霉者外,大多数滥用职权强拆拆出人命的官员没有丢官罢职,更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即使是有极少数官员贪污受贿东窗事发而下台,其违法拆迁的罪过也会被遮盖的严严实实。”

温晋锋认为,在行政法领域,普法的重点对象应该是政府和其他掌握公权力的组织和个人,而不是公民或其他人。从本案涉及到的当事人来看,不懂法的是政府。“因此,我们的普法对象应该有所侧重,越是掌握权力的组织和个人,越有漠视法律或不遵守法律的倾向,普法的重点应该是各级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如果政府都不执行国家的法律,其他法律主体就会仿效,法治环境将非常糟糕。”温晋锋说。

矛盾激化 强拆者应负主责

政府追责难导致强拆事件屡屡发生。《2018中国拆迁年度报告》指出,2018年,不仅历年积压的拆迁纠纷尚未有明显化解,对于新的矛盾又因为各种原因而处理的不够积极,致使恶性事件不断发生。

王才亮告诉记者,近年来,一种“拆了再说”的现象在蔓延。

而此现象在程序上完全不顾及行政强制法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相关规定,在未经人民法院裁判甚至连征收补偿决定都还处于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之中就直接实施强拆,这种情况已不是个例。

有的地方以城管、街道(乡镇)甚至是村官出面组织实施强拆;还有个别地方雇佣一些涉黑人员,以跨地域的方式受当地拆迁公司的委托介入拆迁。往往会以暴力等威胁迫使被拆迁者签合同搬迁,有的甚至直接将人拖出屋外而拆除房屋。

为了实现“拆了再说”,有的地方故意把合法房屋作为违法建设或者危险房屋来强拆。

2018年,一些地方凡是遇上难拆的,就可能来一个以拆违代拆迁,把房子当违法建筑“拆了再说”。王才亮强调,以“拆违”“拆危”来代拆迁,伤害的不仅仅是公民、法人的财产权和人身权,还侵害了国家的法制和政府的公信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违法拆迁过程中,被拆迁人的暴力行为也在升级。

2018年12月25日,龙岩新罗区南城街道新陂社区一男子在家中杀死一位居委会干部后,前往居委会杀死一位民警,而后就近劫持一辆35路公交车,将车上司机和部分乘客砍伤后,驾驶车辆横冲直撞两公里。据福建电视台新闻频道26日报道,截至26日中午12时,此次恶性事件共造成8人死亡、25人受伤。

而此事的诱因,源于2012年的拆迁引发。

2017年7月7日,江苏省泰州靖江市一派出所民警包某贵因为住房被拆并遭殴打而报复社会,身穿警服开着小车在该市新桥镇多个路段连续撞击路上行人,致4死9伤。

王才亮认为,拆迁矛盾的产生与激化,强拆指挥者应负主要责任,因征收(拆迁)方处于主动地位,很多房屋拆迁“按房屋市场估价补偿”原则看很合理,但客观上普遍存在评估失实。作为征收(拆迁)方应该依法解决,预防矛盾激化。

多数拆迁存在程序不合法

政府强拆被判违法已不是个例,每年都有政府因强拆被判违法的案例,法治周末记者梳理了近年发生的拆迁事件和案例,发现大多数拆迁都存在程序不合法的现象。

2016年8月,兰州市城关区政府在组织第三人等对刘某某进行强拆时,既未督促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履行法定程序,亦未遵循行政强制法规定的基本原则,通知当事人到场,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其强拆行为严重违反法定程序。被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兰州市城关区政府的行政强制行为违法。

2017年7月6日,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安徽省凤台县人民政府、凤台县桂集镇人民政府,对凤台县广书畜禽养殖公司养殖场强拆行为违法。

因福建平潭港区金井作业区某泊位工程福建远大船业公司的在建船厂被强拆,拆时未达成补偿协议,也未向法院申请。2016年,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确认平潭综合实验区管委会、平潭县人民政府的行政强制行为违法,应支付赔偿金1.98亿元。

2018年5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征收拆迁典型案例新闻通气会上透露,2015年、2016年、2017年,全国法院一审受理征收拆迁类诉讼分别约为2.9万件、3.1万件及3.9万件,占当年行政诉讼案件总量的13%、14%和17%左右。这组数据说明,征收拆迁仍是社会矛盾的集中领域,仍是司法监督的重点领域。

对此,王才亮建议:要做到依法行政,政府内部要健全依法行政的控制系统,减少违法行政;纪监委要认真查处违法行政的责任人,问责到位而不是“罚酒三杯”敷衍了事;人民法院的行政诉讼要履行审判职能,依法裁判以监督政府依法行政;要鼓励社会,首先是媒体来监督政府的行为,及时发现问题。

责编:高恒涛

原标题:【教你一招】提高孩子的自理能力

2019年即将步入第四个月份,自主汽车市场早已热火朝天。新款车型不断抢新上市,不乏诸多热门车型,其中就包含了上周火热上市的大乘汽车G60以及近期热议的捷途X90。随着5.99万的大乘汽车G60、7.99万的捷途X90等高性价比低价车型的上市,自主品牌这是要在2019年搞事情?

原标题:炉石传说:新版本的杰弗里斯是如何带来神抽?看2个例子就能搞懂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